欧阳中石的青岛情缘:逛过栈桥演过戏 曾为半岛都市报题字“半岛之声”

2020-11-05 22:26 大众报业·半岛网阅读 (35546) 扫描到手机

半岛全媒体记者 黄靖斐 实习生 王正一

11月5日,首都师范大学发布讣告,著名学者、教育家、书法家欧阳中石于11月5日因病逝世,享年93岁。欧阳中石是当代书法学科建设重要开拓者,其书法端庄高雅、沉着厚重,开创了一代书风。他是山东泰安人,祖籍山东肥城,曾多次来青,筹建“首青弘文书苑”,并为青岛胶州湾隧道、八大关宾馆等题字。值得一提的是,他和半岛都市报也有着很深的渊源,2009年半岛都市报十周年社庆时,老先生曾欣然题字“半岛之声”。

半岛情缘

听说是山东老乡欣然“题字”

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滨 摄

“老先生人很热情,一听说我是山东老乡还挺高兴,跟我聊了一会儿天。”说起2009年去北京拜访欧阳中石老先生的经历,青岛画院专职画家、原半岛都市报艺术中心主任赵峰还是记忆深刻。赵峰介绍,当时正值半岛都市报10周年社庆,“我提前一个月进行沟通联系,并去首都师范大学拜访了老先生”。赵峰回忆,“那是一个下午,我和老先生的助手一起到了办公室。”与赵峰想像的不同,大书法家的办公室并不大,书袈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,宽大画案上,文房四宝齐备,充满了浓浓的书香。

在赵峰的印象中,“老爷子个儿不高,精神头儿很好,一听说是山东老乡,特别高兴,他关心着家乡的变化和发展,和我聊了很多山东的风土人情,对青岛也是赞不绝口”。当赵峰表明来意,老先生欣然应允,并郑重地跟他探讨题字内容,“半岛都市报创刊十周年,就写‘半岛之声’吧!”赵峰回忆,老先生对“半岛之声”四个字情有独钟,对半岛都市报有着很高的评价,并对其发展寄予厚望,希望半岛都市报能多为大众发声。

定下题字内容老先生当即现场挥毫,这让赵峰非常感动。“老爷子写字也非常稳,写得不是特别快,一笔一划都很认真。”他的题字苍劲有力,展示了博大情怀,的确是大家风范!虽然只有半个小时的接触,赵峰深深地为欧阳先生崇高的人品和艺品所折服,“老爷子一点也没有架子,写完了亲自交到我手里,没想到这么顺利。” 现在这幅作品常年悬挂在半岛都市报会议室中,成为半岛都市报重要的“名片”。

欧阳中石与赵峰

青岛渊源

逛过栈桥,打过篮球,还演过戏

欧阳中石也多次接受采访谈到与青岛的渊源,之前在接受半岛记者采访时说,“从小我就知道青岛,上世纪30年代,我哥哥从上海毕业后来到青岛教书,我一直很羡慕,很早就来过青岛,记得最清楚的一次是1949年,我刚读完高中,在当时的山东大学(现中国海洋大学)打过篮球,逛过栈桥,当时我有一个朋友在永安大戏院演出,他突然生病,我还代他演了一出《失空斩》。”

对青岛市民来说,“欧阳中石”这个名字也格外熟悉和亲切,用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、青岛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宋文京的话说,“因为他的书法字迹,我们天天见到欧阳先生。山东外贸职业学院、青岛世界园艺博览会、青岛胶州湾隧道、青岛海校等名字均出自欧阳老先生的手笔。”

宋文京曾和欧阳中石先生有过多次交流,几十年前曾在北京听过欧阳中石先生的课,“我在一些书画函授大学讲课,都是以先生主编的书作为教材,他对我的影响非常大。”宋文京回忆,最后一次见到欧阳中石先生,是在2013年4月中旬,“先生来青与书界同仁晤谈,还在八大关小礼堂围绕着书法和国学给大家讲了一课,题目是‘智慧战胜时间’。”

欧阳中石参观完青岛世园会后,曾提笔写下“繁荣”二字赠予世园会,成为一段佳话。宋文京介绍,青岛世园会门口巨石正面是欧阳老先生题写的“青岛世界园艺博览会”,“背面则是我书写的《百果山记》,也算一段笔墨之缘”。

欧阳中石曾多次来青,比如考察探讨筹建“首青弘文书苑”事宜时,85岁的他还专门题写了匾额;2014年,青岛市金石博物馆开幕时他也题写了“美丽青岛 新华绿洲”八个字;他还到陵县路小学指导学生书法……作为山东人的他,对家乡这片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。他曾说,“故乡日暖,邻里情深,青岛是咱们山东最美丽的地方”,他还写过“依山傍海青岛,迎来送往国门”赞美青岛。

师徒之谊

先求证人品过关才收徒

欧阳中石与赵保乐

青岛籍著名表演艺术家、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赵保乐是欧阳中石的“关门弟子”,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,赵保乐非常悲痛到几度哽咽,“凌晨我就去了师父那里,给师父叩头,我们弟子们轮流值班,为师父守灵。这两天,我正巧在录《梨园闯关我挂帅》,录完后再去陪师父。”谈及十年前的拜师经历,赵保乐历历在目,“2010年6月11日,我拜欧阳中石先生为师。其实在这之前我提出拜师愿望时,欧阳先生考验了我三年,向我周围的人多方打听,一再去求证我在生活中的人品。”欧阳先生不仅治学严谨,在交友、收徒包括社交上都是非常谨慎、认真。

低调、谦和、致力于踏踏实实做学问的赵保乐经受住了欧阳先生的考验,“拜师之前我回家精心准备,曾侧面问过师父,是不是在拜师仪式上送给师父一件贵重的礼物,或者是费用”,欧阳中石坚决拒绝,“师父说,我收了那么多弟子,不收一分钱,而且还会给弟子送礼物。”赵保乐给师父磕了三个头,成为入室弟子,“师父给了我一个无价之宝,一方刻有‘石门下’的图章,为欧阳中石门下之意,标志着我正式成为欧阳中石门下入室弟子,而且我也是最后一个入门的弟子”。现在赵保乐在重要的场合下书写的作品,都会盖上这枚有着特殊意义的圆形图章。

欧阳中石对学生很严格,他传授的不仅仅是技艺,更多的是思想。这是赵保乐拜师后最大的收获,“他教我如何处世,如何做人,如何谦逊。我们家师父灌输的理念是,写字写得工整的人有好多,但是不一定能被叫做书法家。书法的深刻含义,他总结有十六个字:作字行文,文以载道,书以焕采,切时如需”。

成果斐然

身份众多却独爱“教书匠”

欧阳中石先生一生成果斐然,从逻辑学到教育,从书法到绘画,从戏剧到诗词……他还建立了从专科到博士后的书法教育体系。“他是中国书法艺术引入高等教育的第一人”。赵保乐说,“他学贯中西,是中国文史馆的馆员,和季羡林也是特别好的朋友。他是个大学问家,并不仅仅是一个写字写得好的人。但师父总称自己是个教书匠,教了一辈子的书,就希望把自己的知识和理念教给同学们。他一生桃李满天下,学生不计其数。”

欧阳中石当年考入辅仁大学哲学系,后又进入北京大学哲学系,主修中国逻辑史,拜在逻辑学大师金岳霖的门下。“他收的徒弟中,第一大类是学哲学的,师父带了很多哲学的博士生;第二大类是学书法的,师父培养了许多书法家和书法理论的研究者;第三大类是学戏曲的,师父熟悉整出的京剧大戏。”

欧阳中石还有一个不太为人所知的身份——京剧艺术家和研究者,京剧“奚派”创始人奚啸伯先生的嫡传弟子,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学博士生导师。在赵保乐看来,“师父写的字体现了三层意思,他是有学识的人,对美感有独特的审美和艺术感觉;他喜欢戏曲,中国的戏曲在舞台上是大写意,戏曲的一招一式在书法中都有体现;在书法的结构上又借鉴了哲学的逻辑”。在赵保乐眼里,“师父是一本厚厚的书,我们还没来得及全读完,师父的优良传统和做人做艺的高尚品德,我们会好好继承,发扬光大”。

返回半岛网首页>>
德甲足彩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