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周刊丨“外卖骑手聋人单王” 直播间里第一次收获倾听者

2020-09-21 08:19 大众报业·半岛网阅读 (207886) 扫描到手机

  半岛全媒体记者 刘笑笑 实习生 林祎晨

  5岁那年,当身边的小伙伴都上幼儿园了,自己只能待在家里的时候,王正林有生以来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了孤单,以及和别人的不一样。

  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,他和张培就像是这个世界里的独行者,囿于自己的内心世界,听不到外界的声响。然而,他们从未想到,有一天,他们的世界里会有如此多的倾听者和陪伴者,让他们能勇敢地一往无前。

  无声世界里,从此有了声响。

  牵挂

  9月10日下午1点半多,送完了手头最后一单外卖,王正林紧张的神情终于放松下来。走进电梯,他习惯性地将身体倚靠在轿厢上,歪着头翻看着手机。系统显示,已有效完成18单,预计获得55元奖金。

  他心满意足地退出当前页面,返回手机主界面。一张绿裙子小女孩的手机壁纸映入眼帘。小女孩长得清秀可爱,笑魇如花。

  这是王正林11岁的女儿。他与张培相识之前,两人均离异,各有一个孩子。由于工作太忙,两人的孩子分别由各自老人照顾。

  女儿囡囡永远是王正林心里最柔软的那部分。囡囡出生那天,他等在产房外,坐立不安。一边期盼着新生命的到来,一边紧张得心都要揪到一起。他害怕,怕孩子也像他和妻子一样,听不到声音。

  后来,医院做的听力测试结果出来了,得知孩子听力正常的那一刻,他高兴得蹦高。

  向记者描述时,王正林拍着胸口,大口喘气,笑着演示着自己当时开心的样子。

  “她学习很好,是班长。”王正林比画着,一脸慈爱,掩饰不住的骄傲从晒得黝黑的脸庞上满溢出来。当别人称赞囡囡,他赶紧伸出双手拇指,弯曲两下,表达着感谢。

  终于,女儿不用像自己一样艰苦维生。他畅想着女儿的未来,“做律师,当公务员”。如果拥有听力,这些都是他自己渴望的工作。

  “他对囡囡是真好。”王正林的母亲说,平时他一有空就带女儿出去玩,对囡囡几乎是有求必应。他自己一件T恤能穿上好几年,给囡囡一下子就买好几件新衣服。

  但是,女儿的家长会他从来不去。对此,家人都心照不宣。

  张培同样爱子心切。每天半夜12点多下班,做饭、吃饭、洗漱。只草草睡三四个小时,她就要爬起来骑车赶往老人家,送11岁的儿子上学。路程不长,只有10分钟,但这是每天母子俩仅有的一段相处时间。

  张培的儿子也是幸运的,听力正常。他不会手语,但这并不妨碍母子间的沟通。前段时间老下雨,儿子坐在她的摩托车上淋了雨,感冒,发烧了五天。

  儿子这次生病,让她下定决心考取驾照,然后买一辆轿车,用来接送儿子上下学。“刮风下雨,坐电动车孩子就冻着淋着了。坐在轿车里面,孩子能少遭点罪。”张培比画着。

  只要孩子好,她拼命工作就有奔头。为了孩子,再苦再累她都甘之如饴。

  下午三四点,这是一天当中外卖订单量最少的时候,大多数外卖骑手已经收工休息。张培却一刻没闲着,打开手机中的驾考软件,埋头刷起了科目一的选择题。晚上睡觉前,她还要再刷上1个多小时的题。

  分享

  科目一的试题张培已经背了八天,她用手机模拟考了两次,一次94分,一次97分,都是合格的成绩。张培很高兴,拿着手机展示给自己快手直播间里的粉丝看。

  张培玩快手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。起初是单纯看看,解闷。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,她刷到了一位上海聋人外卖骑手的短视频,视频中对方用手语在描述刚刚发生的一场车祸,提醒大家注意安全。视频收到不少留言和点赞。

  看到那么多人会关注聋人骑手,这突然让张培意识到,她也可以分享自己的日常骑手生活,让更多人了解她的世界。

  说干就干,张培又买了一部手机,一部放在车前,一部挂在脖子上,还把自己快手的名字改成了“(网红)外卖骑手聋人单王”。等待取餐的时候她会拍上一段;骑电动车送餐的时候,她也会把手机放在车把的支架上拍一段,并配上文字“看我骑得快不快”;送完餐,被大雨浇得浑身湿透的时候,她也不忘站在雨中自拍一段;就连自己骑车时意外受伤,眼角出血时,她也会拍上一段视频发出来。

  没想到,反响不错,一个月时间就涨粉近一千人。其中,有同病相怜的聋人,更有被她的乐观坚强所感动的健全人。

  “路上注意安全,平安”“加油!”“女汉子”“好好干,骑车时注意安全”“支持,努力的人都会很幸福”……在这里,张培第一次收获如此多的倾听者,以及来自有声世界的赞美和喝彩。

  王正林受到感染,也开了个账号,起名就叫“外卖哥,青岛聋人龙哥”。在快手上,他更喜欢分享自己的日常生活,做饭、爬山、聚餐,有时还会发几张自己的帅照。现在,他已经收获1105个粉丝。

  不知不觉中,他俩的快手点赞数多了,收到的私信也多了,青岛周边许多年轻的听障人士受到了两人工作热情的鼓舞,也有了想加入外卖骑手行业的打算。

  31岁的申明展就是其中之一。他个子高高的,十分腼腆。认识王正林之前,生活于他而言是灰暗的。天生听力微弱的他,早先在工地上打过小工,也跟人在电镀厂学过电焊,每月工资都拿不到1000元。当他无意间在快手上看到了王正林分享的外卖骑手生活时,他动了心。私信联系后,申明展上月从滨州老家来到青岛投奔王正林,成了他的徒弟。

  学徒期间,忙的时候,申明展跟着张培骑车送外卖、记路线,不忙的时候就在王正林指导下保养电动车,更换老旧零件。不到一周,聪明、手脚勤快的申明展学成出徒,从8月27日开始尝试独立送外卖。

  果然,这份工作没让申明展失望,截至9月10日,不到半个月的时间,他挣了3000多元,开心得一晚上没睡着觉。

  王正林也跟着高兴,他还专门在快手上发了个小视频跟粉丝们分享:“我当时自己跑3个月才能熟悉线路,他几天就搞明白了。”

  逐梦

  在朋友介绍下,又有三名聋人跟随王正林学徒。几个人建了一个微信群,徒弟们会向他求助“×××怎么走”,也会分享讨论送外卖的情况。

  下午5点刚过,一名聋人骑手在群里抱怨,因为送单延迟被用户给了一个差评。王正林想了想,打出“吃一堑长一智”几个字发了过去,并配上几个拥抱的表情。

  看到申明展在群里发了一张用户好评加打赏五元的截图,王正林也赶紧送上了一个加油的表情。

  通过网络,王正林还结识了上海和烟台的几个聋人外卖团队。大家抱团取暖,有着稳定的收入。王正林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——组建一支聋人的外卖众包团队,利用好平台给的资源,让更多想干能干的聋人通过自己的双手自食其力。

  王正林的想法也得到了张培的支持。两人觉得,干了这么多工作,目前这份骑手工作是最适合他们聋人的——没有门槛,只要肯吃苦就行,多劳多得。

  他们想,凡是有聋人想来干,他们都会教,不会拒绝。“大家团结起来一起干,一起挣钱,一起实现梦想。”

  眼下,他俩最大的梦想是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。

  两人现租住在一处老房子里,月租不到1000元。有一天下半夜,年久失修的水龙头半夜漏水,听不到漏水声的两人直到早上才发现。王正林算了算,白白损失的水费得送好几单外卖才能挣回来,心疼得慌。

  晚6点,暮色四合,华灯初上。听不到派单提示音的张培埋头刷着手机抢单,准备开启夜间忙碌的工作。车筐里,放着王正林给她准备的温水。

  王正林本来打算当晚休息一下,看到张培又一口气抢了8单,只好留下来帮她分担压力。两人发动车子,齐头并行。一眨眼,就融入到五彩缤纷的城市夜色中。

  午夜刚过,00:57,王正林发来一段小视频。视频中,喧闹的世界终于安静下来,暖黄色的路灯光温柔地洒在城市的道路上,张培骑行在前。

  两个晚归的人行驶在回家的路上。夜,无声,却以一种别样的方式荡涤着他们沉静的心。


  相关阅读:


  新闻周刊丨两年送出外卖30000份 无声世界的情侣骑手


  新闻周刊丨“外卖骑手聋人单王” 直播间里第一次收获倾听者


  新闻周刊丨王建民:传递无声的语言 他就是那个摆渡人


返回半岛网首页>>
德甲足彩平台